您是第469358位访客!   设为首页 / 加入收藏
 新闻中心 + + + + + + +
 公司新闻
      行业新闻
      精彩文章
 
 精彩文章 +
混浊的水晶球3:测不准的希望
 混浊的水晶球3:测不准的希望
像绝大部分中国母亲一样,我的母亲从来不购买任何信托、保险、股票,也不相信这些金融商品的价值,甚至没有兴趣去了解它们。她购买任何商品,都是因为这些商品显而易见的使用价值。她把钱存到银行,与1000年前人们把钱藏在瓦罐中的目的完全一样,她甚至对利率毫不敏感。
    像我母亲这样的“理性人”,如果普遍存在的话,现代金融市场就会毫无存在的必要,金融危机也无从发生。但纳什的博弈论告诉我们,现代金融与经济行为的交易核心,可能并不是瞄准什么商品的价值与使用价值,而是瞄准别人是否更加需要这个商品,进而瞄准我们人类内心的恐惧与贪婪。
    用纳什的理论,可以解释很多我们之前不明白的矛盾——现代金融市场与朴素的经济学原理的冲突。朴素的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,我们去市场购买商品,是因为商品具有满足我们需求的使用价值与价值,之后的一切经济学故事,都要从这句朴素的话开始演绎。但是,现代金融范畴的商品,似乎并不能满足我们的任何实质性使用需求,你购买了工商银行的股票,能满足什么需求?所谓投资,本身并不能找到使用价值的任何基础,也解释不了投资者的动机。
    一个人为什么投资?是为了满足衣食住行性的哪一方面需求?没有。这就是现代金融产品与朴素经济学商品的最本质区别。
    显然,今天我们的金融投资,真正的动机,已经离开了生理的层面,而是在灵魂层面满足我们的贪婪,或者克服我们的恐惧。贪婪使我们进入市场参与游戏,而恐惧使我们担心没有人继续和我们玩游戏,并促我们离开市场,寻求片刻安宁。
    如果你相信灵魂,相信轮回,那么在一世一世间的轮回,与你在股市中的一次次投资充满了雷同,只有死亡来袭,灵魂离开身体后,我们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宁。
    用不着借助重生与死亡,在人间,就在金融市场,金融资产 价格的波浪走势与牛熊互换,恰好使我们有充足的剧本,没完没了地产生新的贪婪、新的恐惧。实话实说,购买金融资产的那一刹那,每一个人都在研究的不是金融商品本身的使用价值,而是其他人是否会在自己之后,购买或者出售该金融商品。换句话说,现代金融市场中,大家关心的不是自己手里的东西,而是别人手里的东西,因为我们的目的是把拿在自己手里的东西,在一个更合适的时间与价格上转手给别人,或者仅仅为了把该无用的商品无限期地留在自己手里,并籍此寻求数字财富不断增加的心理安慰。这就是现代金融市场触及人类灵魂深处的伟大之处:我们已经开始交易灵魂。
    这就是一个现代金融市场经济中,行为人所有交易行为的哲学高度的根本解释。也就是说,在现代金融市场,非理性是绝对的,而理性 ,只是在贯穿始终的非理性乐章中的一小段变奏曲而已。
    在这种认识基础之上,我们就不难理解那些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行为,比如上海证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1.43亿元竞买新华人寿的2163万股股权。对此不能理解的,只是我母亲那样的真正理性人——1.43亿现金可以换来多少大米,多少肉,多少汽车,多少房子,为什么不退休,为什么还要去折腾,居然去换取新华人寿的股权?但是,非理性的金融市场基础与博弈论告诉我们,他们的行为是正确的。因为他们在举起竞拍的牌子的那一刻,赌的不是自己是否真的需要这个商品,而是未来会有更多的人,以更高的价格来争夺这个商品。
    索罗斯曾经说,最初的华尔街是由一群变态者和精神病人组成的,他们以精神病的方式发明了股票与金融衍生产品的交易,但是他们的伟大之处在于制定了一个游戏规则,并严格按照游戏规则不停地游戏。结果,正常人看到如此热闹的游戏,也就不断沦落其中,最后整个美国都参与到了这个变态游戏之中。这个变态游戏就是现代金融。
    OK,你要的不是自己想要的,而是别人想要的。
    OK,你做一件事之前,要首先判断别人会怎么做, 然后再做出自己的决定。
    OK,每一个人,都遵循上两条原则。
    那么,当人数达到10万,100万,1000万,2000万时,这整个一盘大博弈,是谁能够预测的?
    看起来就只有上帝。
    但是有很多人似乎在冒充上帝,或者在忙于做上帝才能做的事情。
    现代计算机与数据推理软件连一个人的脑子都不能完 美的模仿,那么,精确仿真预测1000万人脑博弈结果的技术方案,真的存在么?这正是我对技术分析不屑于顾的根本原因。某些技术分析似乎有效的唯一原因是影响力还不够,如果影响力足够,那么这种技术分析就不可能预测的准,为什么?
    我说北京北三环明天上午八点堵车,我可能说对了,因为我的影响力不够。
    北京市交管局局长说北京北三环明天上午八点堵车,明天上午北三环可能就不堵车了,因为大家信他,他的预测反过来直接影响大家的行为,进而改变了结果。
    既然金融市场是建立在非理性基础上的,那么任何试图测准的行为,都是在试图从非理性的果肉中压榨出理性的果汁。
    看来,水晶球的魅力正是源于它是混浊的,徒劳的试图从中看到清晰的未来,不如享受混浊的水晶球为我们带来的最大礼物——希望。  
 

Copyright © 2011-2021 融道集团. All Right Reserved.闽ICP备11003624号
企业地址:福州市鼓楼区五四路128号恒力城金融中心南楼107 电话:0591-87512771 传真:0591-87858600
技术支持:网优厦门网站建设